<i id='kjdyp'></i>

  1. <tr id='kjdyp'><strong id='kjdyp'></strong><small id='kjdyp'></small><button id='kjdyp'></button><li id='kjdyp'><noscript id='kjdyp'><big id='kjdyp'></big><dt id='kjdy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jdyp'><table id='kjdyp'><blockquote id='kjdyp'><tbody id='kjdy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jdyp'></u><kbd id='kjdyp'><kbd id='kjdyp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kjdyp'></ins>
  3. <acronym id='kjdyp'><em id='kjdyp'></em><td id='kjdyp'><div id='kjdy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jdyp'><big id='kjdyp'><big id='kjdyp'></big><legend id='kjdy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kjdyp'><div id='kjdyp'><ins id='kjdy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kjdyp'></dl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kjdy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kjdyp'><strong id='kjdy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kjdyp'></span>

          傢中鬧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超碰在线观看全部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 免费_超碰在线视频97

            村裡一戶人傢,愁雲慘淡,屋內門前都貼有一副殘缺的白色對聯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兩戶人待在同一間屋子裡,似乎都有些不對頭。而堂屋的上方,放著兩張遺照,還有幾頁紅紙。

            遺照裡兩個老人,分別是這兩戶人傢的父母。這兩戶是親兄弟。哥哥叫梁傑,弟弟是梁博。都已經成傢立業瞭,在外打工,各自都生瞭兩個孩子,而生下的孩子由自己的父母一手帶大。這次兩兄弟突然回來,是因為父母及自己的孩子突然暴斃瞭!!!

            “都怪大哥,不回來關看老人,現在呢,我的兒啊…辛辛苦苦把你們養那麼大,卻被這個老不死的害死瞭。”梁博的媳婦尉春坐在長凳上哭天喊地,眼淚直流,說到最後,卻一手指向堂屋上的遺照。

            兩張遺照,本來是笑容滿面,但不知不覺中,梁父那黑白照片的臉變瞭顏色,怒視著這一傢子人。

            “你這娘們,還怪起我瞭,你們自己就不會請假回來看看嗎,還將我的一雙兒女賠瞭進去,你傢那兩個小子也死瞭,平瞭,平瞭。”老大梁傑雙眼通紅,顯然是幾天幾夜沒睡過好覺瞭,他的心情真是糟糕透頂。

            兩傢人就這麼一哭一鬧吵起來瞭,頗有要打架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房間裡的窗戶突然一下子就“砰”的碎掉瞭。把一傢人都嚇炸毛瞭。

            “梁傑,這會不會是那老不…爸爸顯靈瞭。”青梅說話頓瞭一下,她害怕的扯著老公的衣袖,看著四周。

            詭異的安靜瞭幾秒,幾人摒著呼吸,人心惶惶。見沒瞭什麼動靜,幾人又都松瞭口氣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口氣剛松下,接二連三的,桌上的幾隻杯子浮在空中,分成瞭兩方,互相扔瞭過去。就像有小孩子在嬉鬧,打雪仗一般。

            “啊!”兩個女人嚇的尖叫,躲在自傢男人的身後,眼淚汪汪。

            “是誰?”梁傑試探性的問瞭一句,可是無人回答。

            這樣的場面又安靜瞭幾秒,兩個女人受不瞭這種壓抑,都往門邊沖去。

            “哐”門被一股大風用力的關上瞭,這聲音又將幾人嚇的面色如灰。

            “爹媽啊,你既然都將我們幾個孩子帶走瞭,那你就安息吧。”尉春哭哭啼啼,傢裡已經斷後瞭,四十多歲的人瞭,已經結紮瞭,哪還生的出來瞭。

            梁傑和梁博突然雙腿跪地,吃痛一聲。接著,背上,腿上,都突然的挨瞭一打,密密麻麻的無節奏的打法,讓兩兄弟無法起身,也不知道如何躲避,因為打他們的這些人根本就看不見!

            兩個女人早已嚇的小便失禁,蜷縮在地上起不來,隻知道流眼淚。

            “爸,別打瞭,我錯瞭。”兩兄弟跪在地上,向著空氣求饒叩頭。

            可是那鞭打依舊沒停,梁傑突然怒吼一聲,推瞭空氣一把,強行站起身來。“斷瞭梁傢的後,還有理來打我們,你呢?做人更心狠,居然下毒害自己的親孫子。”

            那鞭打似乎停瞭,梁博也站起身來,一臉的陰沉。“大哥說的對,我們沒回來看你們是我們的不對,但我們工作忙,你們不理解就算瞭,居然害死我的兩個兒子,逼迫我們回來,死瞭還要找我們麻煩,死瞭就趕緊走!”

            越說越氣憤,連尉春、青梅這兩個女人都底氣足起來,坐在地上就大哭自己的兒女怎樣怎樣,自己心裡是如何心疼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這份話吧,另一個空間的兩位老人都沉默著不出聲瞭,而旁邊的四個孫子孫女各自吵鬧著。

            最大的一個孩子生前高中即將畢業,老二上初中,老三老四上小學。此時他們都神情呆板,眼睛無神。與兩位老人有著一個共同特征,從喉嚨開始,一直到肚子那一塊,有一個個的黑色印記的大洞,像是被什麼東西生生腐蝕瞭血肉。

            當兩兄弟說夠瞭,才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動靜瞭,大概是願意走瞭吧。

            “好瞭,天色已晚,睡覺吧。”梁傑揉揉額頭,神情疲憊。

            兩個女人的眼睛已經哭腫瞭,喪子之事,任誰也無法淡定下來,這些天沒怎麼合眼,就是因為這事無法睡著。

            青梅躺在床上,眼淚濕瞭枕巾,在悲傷中沉沉的進入瞭夢鄉。

            正睡的沉時,房間裡的溫度一下低瞭許多,一陣強大的風力將兩人卷到瞭地下。

            一聲痛哼,夫妻倆醒來,眼裡露出驚恐。這本是他傢大兒子平常睡的房間,盡管讀高中瞭,但基本每個月都會回來一次。

            突然,聽到另外一間房間傳出來霹靂砰嚨的聲音,一聲尖叫通過墻導過來,連同著恐懼,傳染給瞭青梅夫妻。

            此時,客廳裡的電視忽而放著動畫片。

            青梅與丈夫倆相互對視,披瞭外套,就跑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梁博夫妻的臥室裡,孩子玩的奧特曼玩具,正在機械般的在地上走動,還有個洋娃娃,她的嘴巴上塗著口紅,正在詭異的對著尉春兩人笑。

            夫妻兩尖叫著跑到瞭客廳,然而,梁傑夫婦也正從房間裡跑出來。

            似乎無論跑到哪,都感覺寒冷。梁博試著將電視電源拔掉,可是就算沒有電源,電視機還是亮起瞭動畫片的專屬歌聲。

            “呲呲呲”電視機又現起瞭雪花,房間裡的燈怎麼也按不亮,幾人隻得愣在原地。昏暗的房間,就隻有電視在閃光,過瞭一會,電視裡播放瞭節目。電視劇很普通,講述一個男人結婚生子,如何養育兒子的過程,以及孩子長大成人,又結婚生子等。

            但梁傑梁博兩人卻看的目瞪口呆。那電視劇裡的主人公不就是自己的父親嗎?!裡面的兒子就是他們兩個。

            不知道什麼時候,電視旁出現瞭兩張黑白遺照,面帶微笑的看著幾人。

            電視還在繼續播放,從兒子生瞭兒子後,孫兒就是爺爺奶奶一手帶大。兒子兒媳出門打工,基本沒怎麼管過…

            一幕幕看下去,兩兄弟的心跟糾著的一樣,原來父母就是這樣將他倆帶大的啊!

            裡面的場景熟悉又陌生,出門打工後,就沒怎麼回去看過老人。每次打電話都推說工作忙,沒時間。

            當電視播放到:母親病重,去醫院檢查,卻是時間不多瞭。母親臉色慘白的躺在床上,大小便不能自理,隻能喝點稀粥。

            “老頭啊,孩子們什麼時候回來,我隻想在我走之前在看他們一眼啊。”模糊不清的話語,虛弱無力,母親的眼角流出渾濁的眼淚。

            “說什麼傻話呢。放心吧,孩子們說這兩天回。”父親臉上的皺紋都在顫抖,老淚縱橫。

            父親在門外給兩個兒子打電話,讓他們回來,可是他們一個個的說工作忙,等母親死瞭再回。一次次都是同樣一個借口,父親心寒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子一天天的睡的更沉,身體溫度漸漸冰涼,終於,她帶著遺憾離世。

            “倘若有一天,我這樣瞭,死在傢中也沒人知道吧。”父親絕望地喃喃自語,“那還不如全死算瞭。”一個重大的決定就這樣實行瞭。

            父親買瞭一瓶腐蝕性很強的農藥,再將在外讀書的孫兒叫回傢中,做瞭一頓豐富的菜肴給四個孫子吃。看他們吃下去,父親滿臉的痛苦和悔恨,但是四個孫兒剛吃下去不久便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。父親顫抖地將剩餘的飯菜塞進瞭嘴裡,閉上眼睛說:“這下,你們該回來看看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看到這些場景,四人全身冒冷汗,不知道是害怕,還是悔恨。

            放完後,電視上出現瞭兩個老人,四個孩子坐在客廳裡笑看著他們。

            幾人緩緩回頭,看到…

            “啊!”幾人都暈瞭過去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獨傢蘸料

          很多做餐飲的人都有自己的獨門秘籍,為瞭讓菜肴好吃,吸引人,他們總會在各方面苦下功夫,時間久瞭,就會摸索出一些獨傢秘方。以達到完勝其他競爭對手的目的。今天我給大傢講的這個故事,就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皮紙

          劉三是鎮上小有名氣的京劇角兒。他的勾臉技術得自一名不出山的高人指點,那高人隻在天黑之後教劉三一些門道,白天時,劉三也想學著畫,那人卻說他的臉譜怕曬,見不得光。後來,那位高人想去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詛咒

          張苗苗出生時,有個半仙替她算過命。半仙說,她天賦異稟,二十歲後,要慎言。因為她每說一句不好的話,都會成為詛咒。過瞭今天,她就二十歲瞭。一過十二點,她立馬暗暗說道:“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黑段子之選擇

          許濤和顧海平是狂熱的靈異愛好者。周末,二人相約去一座荒山探險——據說那裡有座宅子能夠見到鬼!夜登山路,自然是很難走的,不過好在二人都是行傢。幾小時的攀登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黑段子之腦袋

          我是一個內向的人,很內向。小的時候,爸爸媽媽吵架就把我拉到他們之間。爸爸提著我的頭發把我拎起來,懸在空氣中,像吊死鬼一樣搖晃。然後爸爸把我的臉提到媽媽臉前面,對著媽媽吼叫:&l

          2020-05-27